「我看了你的电子邮件。不过我当然不是故意的。」

2020-06-11 G元生活

「我看了你的电子邮件。不过我当然不是故意的。」

这是段平静得很诡异的对话,我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人威胁。

我们坐在后台的金属摺叠椅上,而马汀‧艾迪森这幺说道:「我看了你的电子邮件。」

「什幺?」我抬起视线。

「不久前,在图书馆里。不过我当然不是故意的。」

「你看了我的电子邮件?」

「嗯,我在你之后接着用了那部电脑。」他说,「当我输入Gmail信箱时,你的帐号就出现了。你应该要登出的。」

我呆愣地瞪着他看。

「所以,你为什幺要用假名?」他问,一边用脚尖点着椅脚。

事实上,这是个他妈的好问题。因为,如果某个和你同一堂英文课的该死小屁孩知道了你的祕密身分,那你用假名的意义究竟何在?

我猜他根本就看见我坐在那里用电脑。

而且我猜我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白痴。

他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。「总之,我想你应该会想知道,我哥是个同志。」

「嗯,最好是。」

他看着我。

「所以你想说什幺?」我问。

「没什幺。听着,史派尔,这对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。没什幺大不了的。」

只不过……这无疑是个小小的惨剧。抑或者,这是个史诗级、超级该死的大惨剧──这全得看马汀能不能关紧自己的嘴巴。

「这真的超尴尬的。」马汀说。

我连要怎幺回答都不知道。

「总而言之,」他说,「显然你不希望其他人知道。」

大概吧。我想我是不希望,儘管出柜这件事对我来说并不真的那幺可怕。对,那的确是世界宇宙无敌尴尬,我也不会假装我很期待出柜,到底不是什幺世界末日。至少对我来说不是。

但这对阿蓝来说很可能是──如果马汀真的把这件事说出去的话。

马汀‧艾迪森。全高中有这幺多人可以登入我的信箱,为何偏偏是他。你得知道,我原是根本不用图书馆的电脑,要不是他们切断了这里该死的无线网路,而我又刚好等不及回家收信。我的意思是,我都快忍不住就在停车场里用手机看信了。

因为今天早上,我用祕密 Gmail 信箱写了一封邮件给阿蓝,而这封邮件有点太重要了。

我只是想看看他回信了没。

「事实上,我认为大家会心平气和的接受。」马汀说,「你该做自己。」

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某个几乎不认识我的异性恋男孩建议我应该要出柜?我象徵性地翻了个白眼。

「好吧,嗯,随便啦。我不会给任何人看的。」他说。

有那幺短短的瞬间,我放下心。然后突然领悟了什幺。

「给任何人看?」我问。

他的脸色胀红,拨弄着袖子边缘。他表情里的某个成分让我的肠胃揪成一团。

「你是……你是截图了,还是怎样吗?」

「嗯。」他说,「我刚刚想跟你说的。」

「抱歉……你他妈的截图了?」

他抿起嘴唇,望向我的肩膀后方。「总之,」他说,「我知道你是艾比‧苏索的朋友,所以我想问你……」

「你是认真的吗?我想我们应该倒带一下,回到刚刚的对话。然后告诉我,你他妈的为什幺要在我的信箱里截图。」

他顿了顿。「我的意思是,你能不能帮我跟艾比说说话。」

我几乎爆笑出声。「现在是怎样……你希望我在她面前说你的好话?」

「嗯,对。」他说。

「而我凭什幺要帮你忙?」

他看着我,就在那瞬间,我突然想通了。艾比的事情就是他想要我替他做的;他要拿我的祕密信箱当作筹码来威胁我就範。

还有阿蓝的邮件。

老天。我猜,我一直都觉得马汀很无害。说实话,他的确是个怪咖,但不代表那是坏事,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他挺搞笑的。

但现在我完全笑不出来。

「你很认真地要逼我这幺做。」我说。

「逼你?拜託。才不是这样。」

「那是怎样?」

「不是怎样。我是说,我真的很喜欢她。我只是觉得你会想要帮我一点忙。例如,邀请我去她会出现的场合之类的。我也不知道。」

「那如果我不帮呢?你要把我的邮件贴到脸书上吗?还是该死的Tumblr?」

该死的老天爷啊。Tumblr上的「溪湾机密」页面,那是溪湾高中的八卦集散地。要是他在那里公开截图,用不到一天的时间,这个祕密就会传遍学校。

我们都沉默了。

「我只是觉得,现在的局势是我们要互相帮助。」马汀最后说道。

我用力地吞嚥一口唾沫。

「呼叫马汀。」欧柏莱女士在舞台上喊道。「第二幕,第三场戏。」

「所以,你考虑一下。」他跳下椅子。

「喔,好啊。这真是他妈的棒透了。」我说。

他看着我。沉默降临。

「我不知道你希望我说什幺。」我最后补充道。

「嗯,随便啦。」他耸肩。而我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,这幺希望某人可以滚蛋。但当他的手指抓住布幔时,突然转向我。

「好奇问问。」他说,「阿蓝是谁?」

「谁都不是。他住在加州。」

如果马汀认为我会出卖阿蓝,他一定是脑子坏掉了。

阿蓝不住加州。他住在该死的溪湾,而且他就读我们高中。阿蓝不是他的真名。

他的确是某个人──或许就是某个我认识的人。但我不知道他是谁,而我不确定我想知道他的身分。

今天我真的没有心情应付家人。晚餐前,我还有一小时的空档;换句话说,我有一小时时间把今天在学校发生的鸟事转换为一连串搞笑的轶闻。我可不是开玩笑的,因为跟我父母说话,比写网誌累多了。

事实上,这对比还满有趣的。我很喜欢晚餐前的混乱和闲聊时光,但现在却只想尽快离开这里。特别是今天。我停留在厨房里的时间,只够让我把狗鍊拴上小贾的项圈,然后拉着牠逃出家门。

去他的马汀‧艾迪森。我无法阻止自己回想今天的排练。我把耳机塞入一边的耳朵里,听着「泰根与莎拉」(Tegan and Sara)的歌。

所以,马汀喜欢艾比,就和学校资优班里的每个怪咖直男一样。而且说真的,他期望的也不过就是当我和艾比一起打发时间时让他加入。如果只是这样想的话,那好像也没什幺大不了的。

但事实是,他在威胁我。再扯远一点,他也在威胁阿蓝。这才是真的让我很想踹谁一脚的重点。

不过,泰根与莎拉的歌很有效;带小贾出来散步也很有效。我周围的空气带着初秋清爽的氛围,邻居家门前的台阶上开始摆起万圣节南瓜了。我爱这种景色,从小就很爱。

我带着小贾抄小路走进尼克家的后院,直接进入地下室。他家的地下室有一台电视萤幕正对着门口,当我出现时,萤幕里的圣堂刺客已经杀红了眼。尼克和莉亚占据两张打电动专用的摇椅,两人看上去像是一整个下午都没动过。

看到我走进来,尼克把游戏暂停。这是他的特点之一:他或许不会为你放弃他的吉他,但是他会为你暂停打到一半的电动。

「小贾!」莉亚喊道。短短几秒钟的时间,小贾就扑上莉亚的大腿,用尴尬的姿势在那里吐着舌头,脚踩个不停。在莉亚身边,他就是这幺恬不知耻。

「嗯,很好,你就假装我不存在吧,只要顾着跟狗打招呼就好。」

「唉唷。你也需要我为你抓抓耳朵吗?」

我不由得露出微笑。这样很棒,一切都还很正常。「找到叛徒了吗?」我问。

「早宰掉他了。」他拍拍电动摇桿。

「讚。」

老实说吧,我才懒得管刺客、圣堂战士或任何游戏角色的死活。但是我现在正需要这个。我需要暴力的电动游戏和这个地下室的气味,以及尼克与莉亚熟悉的陪伴。我需要这种对话与沉默间的节奏感,以及十月中旬午后那种无所事事的时光。

「赛门,尼克还没有听说Le wedgie耶。」

「噢噢,Le wedgie。C’est une histoire touchante(多幺感人的故事啊)。」

「说英文好吗?」尼克说。

「演给他看也行。」莉亚说。

最后,事实证明,我示範了堪称史诗级的wedgie。

所以……或许我真的喜欢表演。或多或少吧。

我想我又找回六年级时和尼克、莉亚一起去远足的感觉。我不知道该怎幺解释,但是当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时,就是能拥有这种愚蠢又完美的时光。在这样的时光里,马汀‧艾迪森并不存在。任何祕密都不存在。

愚蠢而完美。

莉亚撕开吸管的纸包装,他们手中都拿着「福来鸡」(Chick fil A)巨大的保丽龙杯。其实我有好一阵子没去那间速食店了。我姊听说他们捐钱给反同志的团体,所以我猜继续去那里吃饭会有点尴尬,儘管他们的奥利欧奶昔是天下最好喝的饮料之一。不过,我没打算和莉亚或尼克提起同志的事情。除了阿蓝,我从未跟任何人提过。

尼克吸了一口茶、打了个呵欠,莉亚立刻试着往他嘴里扔吸管包装揉成的纸球。不过尼克紧紧闭上嘴,防守成功。

莉亚耸耸肩。「你可以继续打呵欠,睡猪。」

「你干嘛这幺睏?」

「因为我开趴开太多了。一整晚。每晚都这样。」尼克说。

「你所谓的『开趴』,就是你的算术作业。」

「随妳说啦,莉亚。」尼克向后靠在椅背上,又打一次呵欠。这回,莉亚的纸团擦过嘴角。

他把纸团弹回莉亚身边。

「总之,我一直在做奇怪的梦。」他补充说道。

我耸起眉毛。「噁心。春梦?」

「呃,不是那种梦。」

莉亚整张脸胀得通红。

「不是啦。」尼克说,「我说奇怪,是真的很奇怪。举例来说,我梦见我在浴室里戴隐形眼镜,但我就是分不清楚哪片镜片该戴哪只眼睛。」

「嗯哼,所以呢?」莉亚把脸埋在小贾脖子上的毛堆里,声音一片模糊。

「没有所以了。我起床,把镜片好好戴上,一切都很正常。」

「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无聊的梦。」莉亚说。几秒后,又说,「所以,他们才会在隐形眼镜盒上标示左右眼啊。」

「而且,这代表你该开始戴眼镜、少用手去摸眼球。」我在地毯上盘腿坐下。小贾滑下莉亚的腿,朝我晃过来。

「因为你的眼镜让你看起来像哈利波特,对吧,赛门?」

一次.我就只开玩笑地说过那幺一次。

「嗯,总之,我觉得我的潜意识试着要告诉我些什幺。」当尼克开始觉得自己很聪明时,就会变得超级专注。「显然,这个梦的主题是视力。我忽略了什幺?我的死角是什幺?」

「你的音乐收藏?」我提议道。

尼克把摇椅向后仰,又吸了一口茶。「你知道佛洛伊德在发展他的梦境理论时,分析了自己的梦吗?他说,所有的梦都是潜意识在期待某种满足。」

我和莉亚对看一眼,我知道我们在想同一件事。不管他说的是不是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,当尼克说起他的哲学理论时,他的魅力会强得让人有点无法抵抗。

当然,我严格规範自己不能爱上直男。至少,不能是那些百分百确定是直男的人。总而言之,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能爱上尼克。但莉亚就没这幺有自制力了。而当艾比也加入这个团体时,一切都变得非常麻烦。

一开始,我不懂为什幺莉亚讨厌艾比,但直接提问又得不到任何答案。

「喔,她完美透了。我的意思是,她是啦啦队员,而且又瘦又可爱。这样就让她棒得不可思议了,对吧?」

我从来没有认识一个人比莉亚更会冷言冷语的了。

最后,我终于注意到尼克在午餐时间和布兰‧格林菲换了位置,刻意换的座位,好让他有更多机会能靠近艾比。以及他的眼神──尼克‧艾斯诺着名的、陷入恋爱的眼神。高一即将结束时,这状况发生在爱咪‧艾弗列特身上过,我们都被他噁心到快吐了。但我不得不承认,尼克喜欢上一个人时那种紧张兮兮的模样,的确有某种魅力在。

当莉亚看见那种表情出现在尼克脸上,她就知道了。

因此,帮马汀一把或许还真是不错的选择。如果马汀真的能和艾比搭上线,尼克的问题就解决了。莉亚会爽翻天,等式也迎刃而解。

所以,整件事不只关于我和我的小祕密而已。基本上,这根本与我无关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推荐
申博娱乐场7737|资讯生活网站|美好生活资讯|网上生活家园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濠lottery一线路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旧版体彩大赢家app下载